她累了一天,翻着自己放在这里的睡裙在哪准备洗洗睡了,忽然想到了什么探头出去看坐在沙发上的陆璟还穿着衬衫和套头毛衣。

    已经被她丢得所剩无几的良心忽然痛了起来,她一步三挪地凑到陆璟旁边抱着他,见他不说话又摇了摇,轻声道:“阿璟,我给你煮碗面吧,我的阿璟生日不能什么也没有。”

    他们一起在家吃饭的时间不多,还好常备的面条J蛋葱蒜这些冰箱里还有,她打开手机百度把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冯宜把碗端出来的时候心虚地叫了陆璟两声,陆璟转头看她。

    “那个……家里没有长寿面,我煮的也不太好看,你将就一下?”

    陆璟走到餐桌前,看到了意料之中卖相并不好的碗面。

    冯宜的厨艺真的很烂,除了煎蛋和把米煮熟几乎什么也不会,他就没幻想过她能做出什么人间美味来。

    他没说什么,坐下来吃了几口,见冯宜坐在在旁边时不时偷觑一眼的样子又去拿了一副碗筷推到她面前开始给她分。

    “?”

    冯宜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大大的疑惑。

    陆璟一脸冷漠:“你也品尝一下你做的‘艺术品’。”

    冯宜夹起已经被煮的软趴趴的面条,味道确实是挺艺术的。

    冯宜很纠结,本来想做点什么弥补一下他,但是又砸了。

    “要不算了,看看有什么外卖吧。”

    陆璟叹气:“不用了,你能把蛋煎成溏心的我就很惊喜了。三点多了快吃完歇着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陆璟没矫情到把她扔去客房,但是对她也没什么话说,两个人第一次发现这张床大到够在中间划出一条楚河汉界。

    冯宜又偷看陆璟,他没有背对着她,仰躺着闭目。

    她犹豫了一会,试探地往他那边凑。

    见陆璟没反应,她想把头靠过去就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这是在求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