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热完之后谁都没提回去,两人抱着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陆璟半醒未醒的时候一直蹭冯宜PGU,她还没睡饱想把人挣开却把那根玩意儿蹭得更y,直直地杵进腿间。

    陆璟跟她在一起之后晨B0次数并不多,她躺在旁边的时候哪会攒着,多半前天晚上就把存货交代g净了。

    只是这段时间睡在一起的时候少,昨晚听着她脚上的金铃铛跟着自己Cb的节奏摇晃出声音的兴奋让他梦里都惦记着,温香软玉一直在怀难免又起了心思。

    他在她腿间cH0U送了会儿发现越来越滑,轻笑一声抬起她一边腿,果然里面已经Sh到能容着他进去,敏感得让他Ai得不行。

    冯宜闭着眼睛想睡觉,又管不住身后人喘息着越来越激烈的动作,抬高的腿上系着的铃铛还在作响,下面被cHa得又胀又麻,真是烦Si她了。

    “你……嗯……大早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烦Si了……”

    语调困倦懒怠,又沾着q1NgyU的娇媚,陆璟g脆翻身压上抓着她PGUC个爽。

    “带你晨练呢……多运动,对身T好。”

    陆璟r0Ucu0着她Tr0U,边C边欣赏着自己的ji8在她x口中进出撞得她一摇一荡的样子,同她道

    “宜宜,我再给你买个腰链好不好?”

    男的没几个不喜欢后入的,他想看铃铛随着自己C她的节奏在她腰肢软塌下的弯弧上跳动。

    “才不……啊……怎么又顶那么重……觉都不让人睡……不和你玩了……”

    总有一天能哄得她答应。陆璟亲了她的后腰一下开始加速,充满活力的早晨由充满活力的R0UT撞击声填补。

    冯宜被揪着N尖灌JiNg的熟悉快意拉扯着感官,抖着PGU跟他一块到了ga0cHa0。

    陆璟平息了会余韵从她身上下来侧抱着她,抓着她手把玩,听得冯宜问:“你昨天起了之后去了哪呀?”

    连声招呼都不跟她打接电话又那么慢。冯宜背对着他扁了扁嘴。

    陆璟想着现在告诉她也是时候,起身翻了翻手机,调出一份文件给她看:“这是我请律师拟的财产协定书,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再改改。”

    冯宜接过划了几下就看到“资产信息:………全部归为夫妻共同财产”,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上下划了一下发现这份协议不仅约定男方婚前不动产和存款全部归为夫妻共同财产,还有男方婚后收入一半划为nV方个人财产,及nV方个人财产和婚后收入不归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条款,此外约定不论婚前婚后各自债务均不转为共同债务。

    陆璟见她看得皱眉,以为她确实不满意,补充道:“我手上的GU票基金这些有盈亏风险所以没划进共同财产,我舅舅公司的GU权是他送给我的周岁礼,实在不能分人,但每年的分红也算我能给你的个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