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程案对这种事情上从来都很有行动力,当天晚上就安排了三四个人堵在祁策下晚自习经常要走的那条小路上。

    乌漆麻黑,只一盏年久失修的路灯忽明忽暗闪着光,程案敞着腿蹲地上,嘴里叼了半截烟,身后站了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一个赛一个的气势汹汹,排场特大。

    “哎哎老大,那人好像来了。”

    程案一听,呛了一大口烟,眼睛都被熏得睁不太开。

    他赶忙把那半截烟摁地上,摁灭了才站起来,看也没看清,先特有气势朝前头一嚷:“给我站住。”

    脚步声停了。

    程案心里得意,装模作样地冷笑两声,边掸了掸衣领上落着的烟灰。

    “挺听话啊,放心,待会儿你哥我下手会轻着点的。”

    “下什么手?程案你胆子不小啊,主意都打到我头上来了。”

    程案一听这声音耳熟,却显然不是祁策的声音,揉揉眼睛朝那儿一眯,脸色就变了。

    祁策确实在,正文质彬彬地扶了扶眼睛,看程案瞧过来,可懂礼貌的朝他点头微笑,眼睛弯弯笑成了一朵花,但他身边还有一人呢!

    程案脸上仍然不太好看,语气却温顺了百八十倍,极尽谄媚狗腿。

    二、

    程案对这种事情上从来都很有行动力,当天晚上就安排了三四个人堵在祁策下晚自习经常要走的那条小路上。

    乌漆麻黑,只一盏年久失修的路灯忽明忽暗闪着光,程案敞着腿蹲地上,嘴里叼了半截烟,身后站了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一个赛一个的气势汹汹,排场特大。

    “哎哎老大,那人好像来了。”

    程案一听,呛了一大口烟,眼睛都被熏得睁不太开。

    他赶忙把那半截烟摁地上,摁灭了才站起来,看也没看清,先特有气势朝前头一嚷:“给我站住。”

    脚步声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