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这周按例是下午上完四节课后回家,晚上没晚自习,周末也不用留校,程案趴桌上睡了一下午再醒过来的时候,刚好最后一节课下课,个个叽叽喳喳欢欣鼓舞,从老师上课讲的考点难点讨论到待会儿要去哪条街买什么好吃的。

    也不知道是太无聊还是怎么样,程案醒过来之后竟也没走,直条条呆愣愣坐在座位上听他们叽叽喳喳,直到一帮人聊完收拾完,或独自或结伴回了家,他才有些回过神来,揉一揉眼睛,背了包也晃悠出去了。

    好巧不巧,过了条街拐弯的时候,眼前闪过一个人,背影瞧着挺眼熟。

    风吹一阵,刮落片不长眼的树叶掉在程案头顶,程案同学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眼瞧着这人拐弯了,马上就要消失了,才赶忙拔腿跟上了。

    一边尾随一边还奇怪,祁策这好学生下课没事儿不是应该回家写作业的吗?他怎么往这条路上走?

    他也就奇怪了一会儿,没怎么多想,还乐呢,这几天想收拾祁策这小子都无从下手,这回倒好,终于让他给逮着机会了。

    程案跟了他一路,看祁策走进一个瞧着像是废弃不少时日的大院里,听他朝里头叫唤两声之后,跑出来一条大狗。

    那狗大概是腿上有残疾,跑起来一瘸一拐的,跑到祁策跟前直摇尾巴吐舌头,祁策蹲下来摸摸它,然后从背来的包里拿出来什么东西。

    程案离得有些远,脖子伸得老长去看都看不太清楚。

    寻思着就算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就靠近了一些,却仍然是轻手轻脚的,迅速闪到祁策左侧面一堆杂物后面。

    三、

    这周按例是下午上完四节课后回家,晚上没晚自习,周末也不用留校,程案趴桌上睡了一下午再醒过来的时候,刚好最后一节课下课,个个叽叽喳喳欢欣鼓舞,从老师上课讲的考点难点讨论到待会儿要去哪条街买什么好吃的。

    也不知道是太无聊还是怎么样,程案醒过来之后竟也没走,直条条呆愣愣坐在座位上听他们叽叽喳喳,直到一帮人聊完收拾完,或独自或结伴回了家,他才有些回过神来,揉一揉眼睛,背了包也晃悠出去了。

    好巧不巧,过了条街拐弯的时候,眼前闪过一个人,背影瞧着挺眼熟。

    风吹一阵,刮落片不长眼的树叶掉在程案头顶,程案同学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眼瞧着这人拐弯了,马上就要消失了,才赶忙拔腿跟上了。

    一边尾随一边还奇怪,祁策这好学生下课没事儿不是应该回家写作业的吗?他怎么往这条路上走?

    他也就奇怪了一会儿,没怎么多想,还乐呢,这几天想收拾祁策这小子都无从下手,这回倒好,终于让他给逮着机会了。

    程案跟了他一路,看祁策走进一个瞧着像是废弃不少时日的大院里,听他朝里头叫唤两声之后,跑出来一条大狗。

    那狗大概是腿上有残疾,跑起来一瘸一拐的,跑到祁策跟前直摇尾巴吐舌头,祁策蹲下来摸摸它,然后从背来的包里拿出来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