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祁策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不是花言巧语。

    他把程案一双手压在他头顶的隔板上,自己贴身上去,牢牢压住程案身体,胯下那几两肉也像通人性一般,抵住程案挺翘的后臀肉就开始‘复苏’,逐渐茁壮成长成一头狰狞巨龙。

    那‘巨龙’不太安分,拱着程案两瓣臀肉之间的缝隙磨蹭个不停,程案心知今天这事儿没个善了,退而求其次地想祁策就这么蹭蹭就射了走人最好,真要对他干那种事儿他肯定得跟他拼命。

    没如他所愿,祁策不太满足于隔着一层又一层布料的亲热,压住他磨蹭几下也就停了下来,一只手顺着往下滑,落在程案凹陷进去的,弧度优美的腰窝,撩上衣摆,手掌情色地流连于腰肢和臀部交接处揉弄抚摸着,紧实柔韧的触感让他心尖都在发颤。

    欲望太可怕。

    从最初的沉默而无所为到如今疯狂而又不顾后果的主动侵略占有,他简直就是一个上瘾的吸毒者,程案的一缕头发都让他觉得性感,性感得能要他命。

    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把程案没来得及穿齐整的牛仔裤往下一扯,没用多少力道就把那条裤子顺带着里头的棉内裤都给扯下来,顺着程案的腿滑落堆叠成一团在地,露出明晃晃的,两团白面团子一样的臀瓣。

    程案没注意到身后人的手都在微微发颤,只听见身后凑得极近的呼吸愈粗愈重,灼热而肆无忌惮地喷在他颈间,还听见拉链拉开的声响。

    祁策颤着手掏出硬得发疼的性器抵在程案臀缝间一下又一下的磨蹭,程案扭了扭身体,没能摆脱,终于没忍住,额角青筋忽隐忽现,骂了句操你妈。

    “你还真是牲口,随时随地能发情。”

    祁策闷闷地笑,手绕过去掰过程案脑袋,凑过去含住程案酒气浓厚的嘴唇缠吻。

    九、

    祁策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不是花言巧语。

    他把程案一双手压在他头顶的隔板上,自己贴身上去,牢牢压住程案身体,胯下那几两肉也像通人性一般,抵住程案挺翘的后臀肉就开始‘复苏’,逐渐茁壮成长成一头狰狞巨龙。

    那‘巨龙’不太安分,拱着程案两瓣臀肉之间的缝隙磨蹭个不停,程案心知今天这事儿没个善了,退而求其次地想祁策就这么蹭蹭就射了走人最好,真要对他干那种事儿他肯定得跟他拼命。

    没如他所愿,祁策不太满足于隔着一层又一层布料的亲热,压住他磨蹭几下也就停了下来,一只手顺着往下滑,落在程案凹陷进去的,弧度优美的腰窝,撩上衣摆,手掌情色地流连于腰肢和臀部交接处揉弄抚摸着,紧实柔韧的触感让他心尖都在发颤。

    欲望太可怕。

    从最初的沉默而无所为到如今疯狂而又不顾后果的主动侵略占有,他简直就是一个上瘾的吸毒者,程案的一缕头发都让他觉得性感,性感得能要他命。

    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把程案没来得及穿齐整的牛仔裤往下一扯,没用多少力道就把那条裤子顺带着里头的棉内裤都给扯下来,顺着程案的腿滑落堆叠成一团在地,露出明晃晃的,两团白面团子一样的臀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