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内心对未知的恐惧一旦被激发,人能表现出来的力量不可估量。

    比如程案,他怒到双目充红,手臂青筋爆出,凶到不行,瞧着真像是一头能一口把人给吞了的野兽。

    可他没能装模作样多久。

    祁策一声不吭把他衣服扒了的时候,他的神经就已经绷不太住了,等祁策慢吞吞把手挪下来,折磨人似的褪下程案的裤子,最后,再一点一点把他身上最后一条遮羞的内裤扯下,程案脑袋里嗡一声,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崩开了,断了,炸了,程案通红的眼瞳骤缩,努力保持着镇定,只是这镇定实在没什么能说服人的成分,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

    “祁策你冷静,你听我说,张明珠那事儿是假的,她是疯了才会那样说话,我真没对她做什么,你相信我。”

    他知道自己挣扎不过,只能先服软装怂,只是祁策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的解释,又或是听见了不愿意相信,又兴许是听见了相信了,也不愿意放过程案。

    他完全无动于衷,一只手捧着程案的性器,兴致盎然地打量着,昏暗的光映照得他五官分明的脸庞线条模糊,上头的情绪也是晦明难辨。

    程案只天真地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急了:“我真没骗你,你听到的那些话都是我故意噎张明珠的,不信你去问她,她就住在绿苑酒吧边上的...嗯啊...祁策你他妈...”

    祁策倏地凑近了,面色有多不善,眼底就有多少阴霾,他一只手捂住他嘴,另一只手握住程案已经半勃起的性器。

    “闭嘴,别再说话。”

    五、

    内心对未知的恐惧一旦被激发,人能表现出来的力量不可估量。

    比如程案,他怒到双目充红,手臂青筋爆出,凶到不行,瞧着真像是一头能一口把人给吞了的野兽。

    可他没能装模作样多久。

    祁策一声不吭把他衣服扒了的时候,他的神经就已经绷不太住了,等祁策慢吞吞把手挪下来,折磨人似的褪下程案的裤子,最后,再一点一点把他身上最后一条遮羞的内裤扯下,程案脑袋里嗡一声,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崩开了,断了,炸了,程案通红的眼瞳骤缩,努力保持着镇定,只是这镇定实在没什么能说服人的成分,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

    “祁策你冷静,你听我说,张明珠那事儿是假的,她是疯了才会那样说话,我真没对她做什么,你相信我。”

    他知道自己挣扎不过,只能先服软装怂,只是祁策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的解释,又或是听见了不愿意相信,又兴许是听见了相信了,也不愿意放过程案。

    他完全无动于衷,一只手捧着程案的性器,兴致盎然地打量着,昏暗的光映照得他五官分明的脸庞线条模糊,上头的情绪也是晦明难辨。

    程案只天真地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急了:“我真没骗你,你听到的那些话都是我故意噎张明珠的,不信你去问她,她就住在绿苑酒吧边上的...嗯啊...祁策你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