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程案不是傻逼,肯定不乐意,但现在谁还管他乐不乐意。

    祁策拉开裤链,从裤裆里掏出那玩意儿,又粗又大,直不楞登抵着程案的脸,程案居然还有心思看一眼,骂一句,不是人长的玩意儿!

    祁策好脾气地笑笑,问:“那你觉得该是什么东西长的?”

    程坏蛋一世英名,被他弄到这般凄惨境地,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噎住祁策的机会,斜着眼,开口就怼:“就那种低等动物,没什么脑子只知道性交,简称畜生的。”

    “比如猪,狗,羊,牛之类的?”

    “对。”还比如你。

    祁策继续问:“那你喜欢什么?猪还是狗还是羊?”

    “狗吧,忠诚可爱。”反应迅速地回答了之后,程案简直觉得自己脑袋也有问题了。

    祁策点点头,摸了摸程案乱糟糟的发,握着那根不是人长的玩意儿往程案嘴唇上一顶,笑说:“那我就是狗,程案,好好舔它,你说你喜欢的。”

    程案的嘴一个没闭紧,被祁策捅进去小半截性器,噎得喉咙阵阵发紧,反应过来之后气得血液都在沸腾,一个发狠就要咬下去,祁策早有防备,箍住他下巴一个用力捅得更深。

    程案看起来不太好受,被迫仰着头,被迫插入男人的性器,他动不了,连牙齿和嘴唇都动不了。

    六、

    程案不是傻逼,肯定不乐意,但现在谁还管他乐不乐意。

    祁策拉开裤链,从裤裆里掏出那玩意儿,又粗又大,直不楞登抵着程案的脸,程案居然还有心思看一眼,骂一句,不是人长的玩意儿!

    祁策好脾气地笑笑,问:“那你觉得该是什么东西长的?”

    程坏蛋一世英名,被他弄到这般凄惨境地,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噎住祁策的机会,斜着眼,开口就怼:“就那种低等动物,没什么脑子只知道性交,简称畜生的。”

    “比如猪,狗,羊,牛之类的?”

    “对。”还比如你。

    祁策继续问:“那你喜欢什么?猪还是狗还是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