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之宴文学>网游>贼他妈坏坏 > 二十二、
    二十二、

    程案想问的是祁策。

    黄小安没多说什么,如同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程案走之后的第三天,估计祁策怎么都没能打得通程案的电话,直接请假买票回了A城。

    当然是什么都找不到的,程案早就收拾铺盖跑人了,还换了手机号,祁策住了一暑假的那幢房子门户紧锁,一个人影都没有,从窗子外往里看,原先的家具都盖上了布,程案平时喜欢躺的那张沙发也被遮得严实,半点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也没留。

    A城的景致和建筑丝毫没变,只是少了个冷漠薄情的程案。

    他去找过黄小安,黄小安答应了程案不会说出去,自然守口如瓶,况且那时候的黄小安也不知道程案到底去了哪里,又是和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一起。

    “他来找我的时候就很不对劲了,脸上没什么痛苦的表情,但是手一直在抖,身体也是,眼睛是红的,我以为他生病了。”电话那头的黄小安喘口气,继续:“其实我挺怵他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回我和你出去吃饭,他刚好来你家,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瞧了我一眼。”

    回想起那冰凉如同毒蛇游过后脊梁骨的眼神,胆子从来都没多大的黄小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从那以后我就有些怕他,找你玩儿也总躲着他,那天他来找我问你去向的时候,眼神也是那种,看一眼就觉得心里发凉,让人毛骨悚然的,可那时候他的手一直在抖,往近了瞧,眼睛里还都是血丝,我觉得他看起来有些可怜,就没那么怕他了。”

    有些可怜。

    程案闭上眼,身子蜷在沙发一角缩了缩。

    他想象不出来祁策的那副模样,也不敢想象,他发现自己居然连听下去的勇气都不剩。

    二十二、

    程案想问的是祁策。

    黄小安没多说什么,如同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程案走之后的第三天,估计祁策怎么都没能打得通程案的电话,直接请假买票回了A城。

    当然是什么都找不到的,程案早就收拾铺盖跑人了,还换了手机号,祁策住了一暑假的那幢房子门户紧锁,一个人影都没有,从窗子外往里看,原先的家具都盖上了布,程案平时喜欢躺的那张沙发也被遮得严实,半点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也没留。

    A城的景致和建筑丝毫没变,只是少了个冷漠薄情的程案。

    他去找过黄小安,黄小安答应了程案不会说出去,自然守口如瓶,况且那时候的黄小安也不知道程案到底去了哪里,又是和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