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之宴文学>网游>贼他妈坏坏 > 番外二、
    番外二、

    黏湿而冰凉的雨。

    如同无所不至的藤蔓,紧密而包裹缠绕住他。

    头重脚轻,浑身发冷,往前迈一步都能听见那混着水声,重重落下的脚步声。

    灰暗和寒冷,程案哆嗦着嘴唇环顾四周,居然没看到一处能够避雨的地方。

    整个世界都像是被这灰暗阴霾的雨包围了,远目看去都是无边无际灰扑扑的色彩,以及无边无际的寒冷。

    雨势未消,程案不停地走,脚步愈加沉重,雨水打进了眼眶里,泛着酸疼涨意,脑子里杂沓喧嚣的声音嗡嗡作响。

    什么都没有,甚至只是一棵树,一辆扬长而去的轿车,一个脚步匆匆的人。

    也没有地方让他能够停下来歇一歇,这里除了程案,就只剩下连续下个不断的雨水。

    ......他是在哪里?

    头痛欲裂,程案麻木地活络着思维,依稀记起自己刚刚从祁策学校里走出来。

    番外二、

    黏湿而冰凉的雨。

    如同无所不至的藤蔓,紧密而包裹缠绕住他。

    头重脚轻,浑身发冷,往前迈一步都能听见那混着水声,重重落下的脚步声。

    灰暗和寒冷,程案哆嗦着嘴唇环顾四周,居然没看到一处能够避雨的地方。

    整个世界都像是被这灰暗阴霾的雨包围了,远目看去都是无边无际灰扑扑的色彩,以及无边无际的寒冷。

    雨势未消,程案不停地走,脚步愈加沉重,雨水打进了眼眶里,泛着酸疼涨意,脑子里杂沓喧嚣的声音嗡嗡作响。

    什么都没有,甚至只是一棵树,一辆扬长而去的轿车,一个脚步匆匆的人。

    也没有地方让他能够停下来歇一歇,这里除了程案,就只剩下连续下个不断的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