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之宴文学>穿越>【故事集】夜长春梦多 > 第十二章第一梦重生四福晋
    “奴婢残败之身,是那拉太太救奴婢脱离苦海,即便是洒扫粗使的活计,以前也是不敢想的。”郁金如今已然能够面对那段惨淡的经历,“愿为福晋效犬马之劳。”

    柔佳按捺住羞涩:“若我要笼络住贝勒爷,须从何入手?”

    郁金思量片刻,写下一张清单,让随喜去福晋的嫁妆里寻找。

    随喜照着字条,不一会儿红着脸拿来一匣子物件。

    这些东西存放日久,郁金让人打了温水,一边清洗一边道:“先要探探福晋的底子,才好对症下药。再者,听闻福晋生育大阿哥之时经历难产出血,大约会棘手一些。”

    脸上却不见为难之sE。

    柔佳和马嬷嬷便知道郁金是很有把握了。

    清洗完之后,马嬷嬷让随喜和随安在外间守着门,只见郁金用g净的棉布将匣子里的东西一根根擦拭,整整齐齐摆在柔佳面前。

    这是一套八仙过海的玉雕男根,从细到粗一字排开,最细的那根不过拇指一样,是何仙姑抱莲,最粗的那根如小儿拳头,乃是张果老倒骑驴。

    根根莹润剔透、栩栩如生,浸过温水之后,原本暖白sE的羊脂玉透出一GU胭脂粉的血sE来,触手生暖,可见弥足珍贵。

    柔佳虽然害羞,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打量这罕见暖玉制成的房中物。

    郁金执起一根暖玉做的细长yaNju递给柔佳,沉声道:“福晋,得罪了。”

    “奴婢残败之身,是那拉太太救奴婢脱离苦海,即便是洒扫粗使的活计,以前也是不敢想的。”郁金如今已然能够面对那段惨淡的经历,“愿为福晋效犬马之劳。”

    柔佳按捺住羞涩:“若我要笼络住贝勒爷,须从何入手?”

    郁金思量片刻,写下一张清单,让随喜去福晋的嫁妆里寻找。

    随喜照着字条,不一会儿红着脸拿来一匣子物件。

    这些东西存放日久,郁金让人打了温水,一边清洗一边道:“先要探探福晋的底子,才好对症下药。再者,听闻福晋生育大阿哥之时经历难产出血,大约会棘手一些。”

    脸上却不见为难之sE。

    柔佳和马嬷嬷便知道郁金是很有把握了。

    清洗完之后,马嬷嬷让随喜和随安在外间守着门,只见郁金用g净的棉布将匣子里的东西一根根擦拭,整整齐齐摆在柔佳面前。